【欧阳如枫 文 / 恩很宅

    【每天抢红包:加私人微信zhaofanxian8】    欧阳如枫?

    这个名字很陌生,却似乎又带着一种熟悉。3秒钟记住--笔下中文网单字母全拼(WWW.BXZWW.COM)

    那个女人说我本名叫做欧阳如枫的时候,我确实被狠狠的震撼了。

    我不记得我以前的事情,有段时间做过一些噩梦,梦里面都是血腥的画面,偶尔会有一两张笑脸闪逝,但是那些笑脸,早在我重新生活开始,就已经忘记了。

    我现在的生活很好,平淡,健康,还有幸福。

    我的未婚妻叫章可可,是一个从小就被病魔折磨的女孩,她娇小的身体却给了我致命的坚强,因为她,我重新站了起来,我们之间的感情没有轰轰烈烈,淡淡的,如泉水一般,却感觉很好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我以前的生活怎样,但是我却能够很清楚的知道现在我想要怎样的生活。

    不需要太富贵不需要太奢华,也不需要太激情。

    我的生活一直,很好。

    直到,遇到了那个叫做娜美和薇格尔女人。

    不,准确说,他们一个叫焰凤血,一个叫迪亚,自称是我以前的最好的朋友。

    焰凤血一直很忙,但是那个叫做迪亚的女人,一直很闲,总是定时定期的出现在我的身边,她身边其实有一个很优秀的男人,不过似乎,她自己不觉得。

    我对她们很排斥,我总觉得我的生活,因为她们而乱七八糟,于是,我狠狠的把她们拒在了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那之后,迪亚就没有再出现。

    我的生活仿若又恢复了以往的平淡,却不知为何,总觉得少了点什么。

    过了好长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我以为那两个女人从此消失在我的生命里时,却在医院里面碰到了迪亚,她一身绑得像个粽子似地,看来是因为什么原因受了伤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何,看着她受伤的样子,我的心却隐隐约约有些发痛。

    所以当我说出,注意点,别老是受伤这句话时,我自己都惊讶了。

    那种自然的语气,并不是我想要表达的方式,就仿若很多年前,我也只是这样在叮嘱一个朋友一样。

    很显然,她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,倒是她身边那个男人,吃醋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她看着离开那个男人的背影,眼眸闪过一些异样的情绪。

    我嘴角突然笑了,原来女人也会如此迟钝。

    “其实一个人,没有了以前的记忆,真的很可怕,也许,我们还可以作为朋友,还有那天那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那个女人叫做焰凤血,每次对着她,我的心跳会不自觉的跳动,很厉害。

    我隐约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,那是对着可可都不会出现的情况,不过现在,我已经不再想去追根究蒂,因为已经,不需要了。

    迪亚狠狠的点头。

    我嘴角也笑了。

    刻意的去回避她们,却又经常想起,这种感觉让人很发毛,现在这么自然的在一起,反倒是让我觉得,开阔了很多。

    我知道自己存在很多心魔,我不知道以前的我是不是也是这样习惯隐忍,总是喜欢把所有东西憋在心口不说出来,我其实很讨厌这样的性格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焰凤血和迪亚就经常出现在我的生命里。

    她们会有意无意的说起我的以前,说我以前就是一个闷葫芦,冷漠得要死,偶尔拉着可可就意味深长的说着,欧阳如枫绝对是一个处。

    妈的,我是不是处关她们什么事!

    不过知道这个事情之后,我似乎也放宽了些,至少以前,我没有固定的女朋友,现在不用担心那些不必要的因素存在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我养父和可可她家开始商谈我们结婚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养父真的是一个很伟大的男人,他爱我的养母,无论她是不是能够生育都没有再找另外的女人,以我养父今天的地位,想要找个女人生孩子,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,但是他却为了养母,放弃了做父亲的乐趣。

    而我现在,作为他唯一的养子,如果娶了可可,很有可能,我也没办法做父亲,而他,也不能做爷爷。3秒钟记住--笔下中文网单字母全拼(WWW.bxzww.com)

    我们家中,不会有孩子的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事实却还是,我的养父支持我和可可在一起,他曾经告诉过我,人这一生很短,他在医学上纵横了大半辈子,看过太多的悲欢离合,所以,只要开心就好,其他不需要太痛苦的去追求。

    我养父这些话对我的影响很大。

    我想,即使没办法生孩子,我可以去领养一个,我们家一样会有一个快乐的小天使幸福的成长。

    我构思着这样的幸福。

    婚期就这样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把红灿灿的请帖放在了焰凤血和迪亚的手中。

    她们的表情,很奇怪。

    以前她们每次过来,都是带着满满的笑容和用不玩的精力,现在她们两个,似乎一下子就萎靡了很多,像泄气的气球一样。

    那个样子,让我的心里很难受。

    明明,她们都有如此好的归宿,为什么还会如此在乎我?

    我其实,不是太明白,只认为,以前我们真的是生死之交。

    事实却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我们确实是生死之交,比生死之交更深得感情。

    而那些事情,就在我婚礼前面几天,想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想起那些回忆就是一瞬间的事情,那个时候我在和可可试礼服,我穿着白色的礼服,看着可可穿着雪白的婚纱走了出来,就是那一秒,我眼中闪过了很多画面,那个画面中,有一个女孩也是穿着白色的婚纱,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而那个女孩的脸,和焰凤血长得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可可叫了我很久,才把我从记忆中拉回神来。

    试完礼服之后,我把可可送了回去,自己赶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我找了脑部科的专业医生,让他帮我照了一下脑袋里面的那块淤血。

    医生拿出片之后,惊奇的问我,“是不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一些。”我回答,至少大部分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你里面那块淤血,居然奇迹般得消失了很多,原以为会对你的生命构成威胁,不过按照这样的情况发展下去,不出两年,淤血绝对会散尽。恭喜你,沈岩。”医生说着,然后祝福我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那一刻,我却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开心。

    离开之时,我转头对着医生交代,“这件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,就算是我的父亲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这是高兴的事情,医生可能并不明白我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他们,担心我。拜托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会替你保密。”医生点头。

    我走出医院,不想让他们知道,是真的不想他们心中有顾虑。

    现在我们的生活很平常,我不希望他们担心我而去做更多的改变,况且了,我本是个孤儿,没有特别需要去报答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,就让这个秘密一直隐藏下去,这样对所有人,都好。

    只是,我在此刻,想起了焰凤血,还有迪亚。

    我终于能够明白为什么她们对我会是如此的死心塌地,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焰凤血,总是害怕我离开,我也终于明白迪亚为什么对着我,总是带着爱恋。

    原来以前,我们经历过这么多这么多生、死、离、别!

    总觉得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,梦醒了之后,我爱的那些人都找到了自己的生活,而我自己,也奇迹般得进入了另外一种生活中。

    大家,回到以前的可能性,几乎为零。

    心里很涩,那天,我一直没有回家,也没有给任何一个人打电话。

    我甚至开始考虑,我是不是应该结婚。

    我不爱章可可,在和可可交往的时候,我就知道我对她不是爱,只是一种欣赏和怜惜。

    现在想起了以前的事情,我更加明白了自己的感情。

    因为一直以来,我都爱着焰凤血。

    焰凤血,经过这么多,还是和凌子逸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她到底幸福吗?

    她好像还有了一个儿子,是她和凌子逸的儿子。

    不能再去打扰她,也不能告诉她,我现在所有的一切,我还是只能像6年前一样,默默的看着她,幸福。

    现在,她不是6年前那么小心翼翼,她的生活,好像真的,是在幸福。

    我落寞的笑了。

    还是得结婚,理智恢复过来之后,我还是得结婚。

    我不能伤害可可,也不能伤害我的家人。

    所以,我还是和可可走进了婚姻的礼堂里。

    可可是个纯洁的女孩,即使和她不会轰轰烈烈,以后在一起生活的日子,应该也并不是很难过,我们之间,只是感情跳跃得很快,没有爱情,直接步入了亲情里。

    都说,爱情终究是会变成亲情。

    婚礼当天,焰凤血和迪亚,以及她们身边的男人凌子逸和李麟玺很早就到了教堂,我会刻意的去看他们,就会很自然的发现,现在的凌子逸对焰凤血真的很好,他会随时注意她,还会很自然的把她搂在怀里,偶尔甚至会偷偷的亲吻她的脸颊,那样的感觉,很温馨。

    我终于还是笑了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我追求的其实就是,焰凤血幸福而已。

    晚宴的时候,可可身体不怎么好,就提早开了房让她在里面等我,而我就去应酬那些亲朋好友,人不是一般的多,喝得几圈下来,我都有些不清醒了。

    还好,这个时候焰凤血和迪亚出现,帮我挡酒,让我终于可以缓口气。

    焰凤血酒量很好,但是迪亚就稍微差了点。

    而那晚,却是那两个女人都喝醉了。

    当宾客都走得差不多了,那些哥们些就开始吼着闹洞房,很晚了,可可身体不好,经不住这些哥们的折腾,我直言拒绝了。

    哥们些还是通情达理,饶了我。

    但是焰凤血和迪亚就像八爪鱼一样缠着我,死活不走。

    焰凤血说,“沈岩,我一定要看着你比我幸福我才走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焰凤血又说,“沈岩,告诉我,你是不是很幸福。”

    我还是看着焰凤血,没不出任何一句话。

    焰凤血似乎不服气了,声音更大,“我不想叫你沈岩,我可不可以叫你如枫?”

    我的心,动了一下,很深很深的悸动。我却还是一直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如枫,抱抱我,好吗?”

    我知道,她喝醉了,很醉。

    但是,我却还是当真了。

    所以当她挣脱开凌子逸的怀抱,不顾一切奔向我的时候,我狠狠的把她搂在了我的怀里。

    小血,我很幸福。

    小血,我真的很幸福。

    小血,叫我如枫吧。

    小血,我真的,很想抱抱你。

    那些话,我藏在了心里,没有机会说出来了。因为我们大家,都已经有着各自的幸福归属。

    “如枫”焰凤血死死的抱着我,害怕我离开一般呢喃,“如枫,不许死,不许死。”

    “傻瓜,我不会死。”他安慰她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还真的怕我突然有一天又会消失。

    已经不会再又那种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我放开了她,不能再让自己沉寂里面,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我说,“小血,我要进去了,里面有我一辈子的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她点头,然后笑了。

    我幸福了,所以她才会笑。

    焰凤血,这个大傻瓜。

    我准备回房之时,我顿了一下足。

    转头看着迪亚,看着她的眼眶都已经红了,这个女人也是,单纯得太执着。

    “迪亚,谢谢你。”感谢你当初救下了焰凤血,感谢你当初,还陪着焰凤血活了下去,感谢你,也还活着。

    “啊?”迪亚并不明白我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嘴角一笑,找了个借口,“谢谢你说,欧阳如枫,你一定要幸福得别人嫉妒才行。所以这句话,我也要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迪亚点头。

    很用力。

    我转身离开了,走进房间。

    我曾经在货船上说过,有一件事情一直压抑在我的胸口没有完成,而那件事情便是,帮迪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。如果可以,我愿意成为她的幸福。

    但是很显然,现在已经不需要了。

    时间总是让我们,彼此错过。

    房间内,可可坐在床边等我。

    以前这个时候,她早就睡了。

    而现在,她却红着脸羞涩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岩”她的声音似乎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早睡?”我宠溺的问她。

    “小血说,说,今晚是洞房花烛夜,要和你那个,那个地,她还为我准备了一套睡衣,说我穿了之后,你会很兴奋,她,就是,这样,对她老公的”可可断断续续的把她想要表达的意思表达了出来,然后脸就更加红了。

    我看到床沿上的那件超性感蕾丝睡衣,真的很无语。

    “好了,快睡吧,不早了。”我说,然后走进浴室洗澡。

    进浴室时,我似乎看到了可可有些失落的表情。

    真是,被焰凤血她们教坏了。

    我洗完澡,可可躺在被窝里,不说话,好像再赌气。

    “可可,睡了吗?”我问她,把她搂在怀抱里。

    “睡不着。”她赌气的开口,不让我抱。

    我轻笑着,“小血是不是说了,新婚之夜需要同房?”

    她的身体僵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来做夫妻之间该做的事情吧。”我把她压在了身下。

    如果今晚不满足她,可可铁定会认为是自己做得不够好。

    她紧张的看着我,却倔强的没有任何闪烁。

    我低头,亲吻她的嘴唇。

    平时这样的举动,很少,但是偶尔也会发生。

    但是这次,她紧张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可可,答应我,如果这里”我指着她的心脏,“如果这里坚持不下去了,要告诉我,我会停下来,我们会有一辈子的时间”

    “岩,我想为你,努力一次,请你,要我。”

    她的吻,主动印在了我的唇上。

    那晚,我们的爱,小心翼翼,却真的还是完成了我的第一次,还有她的。

    那一刻,我仿若也感觉到了一些深深的满足。

    我的生活,也会朝着很幸福的方向,一路走下去!

    因为她们都很幸福了,所以,我不能落后

    (.)【每天抢红包:加私人微信zhaofanxian8】

猜你喜欢